今天是: 智能问答|省公安厅|登录|注册

监利“6.26”命案逃犯杨某落网记

发布时间:2020-05-20 15:46   信息来源:荆州市公安局
  • 索引号:

     

    发文单位:

     

  • 发文日期:

     

    效力状态:

     

  • 主题分类:

     

    发文字号:

     

“这一天终于来了!”

荆州监利警方远赴广西,历时5天,行程5000多公里,在与当地警方的联动下,于5月15日将涉嫌3起抢劫杀人案、潜逃18年的逃犯杨某抓获。

背负着3条人命逃亡18年,杨某到底经历了怎样不为人知的故事?近日,本报记者对话了命案逃犯杨某。

血案疑云:一封举报信打破僵局

“嘟嘟嘟……”

2002年6月25日,这是监利县某出租车公司给的哥李师傅拨打的第N个电话,电话那头始终无人接听。

40多岁的李师傅是个非常守时的人,但24日却没有按例回来交车,人和车都失联了。

赶紧报警吧!就在监利警方准备开展调查时,一群众打来电话,在江堤边的芦苇荡里,发现一辆出租车。经证实,正是李师傅所驾驶的车辆。但人呢?

6月26日上午7时许,民警在花木岭的一沟渠内发现一具男尸。男尸下半身在岸边,上半身趴在水中,身上无明显伤痕。经现场勘查,死者正是失联两日的李师傅,为生前溺水死亡,确定他杀。

监利警方立即抽调精干警力,成立“6.26”命案专班,兵分几路,一组进行现场勘查寻找线索,一组联系家属做好安抚工作,一组立即对周边开展走访排查。可案件进展并不如意——

18年前,江堤边还没有监控探头,现场偏僻也没有目击者,不说确定凶手的身份,就连嫌疑人是男是女、高矮胖瘦、年纪如何、为什么杀人均无法判断,案件陷入僵局。

警方从未放弃,直到2014年4月,从江北监狱中传来一封举报信。民警从举报信中分析到一条重要信息,顺藤摸瓜,成功抓获两名犯罪嫌疑人张某和李某。

根据两人的供述,他们伙同杨某将李师傅勒晕后,丢在沟渠中,后驾驶出租车准备前往洪湖抢劫一富商,但行动失败,3人将车遗弃在芦苇荡内。

张某和李某先后被判处有期徒刑。但杨某却消失得无影无踪,了无音讯。

千里追逃:跨省联动抓获命案逃犯

18年前的这份案卷,几乎每一名监利刑侦民警都翻阅过,监利公安每年都将杨某作为重点追逃对象,杨某也成了代代刑侦民警心头的一道刺。

“对于杨某追逃最关键的难点,还是在于它毕竟沉积了18年。这些年我们对杨某没有获得任何新线索,也没接到任何人反映或举报,他就像人间蒸发一样。”

监利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大队长解书全说,这么多年,民警走访了杨某几乎所有的亲属、邻居,同步利用现代刑事侦查技术手段,不断对杨某的信息进行比对,但一无所获。

2020年4月底,公安部推送的一条信息,让追逃有了转机。“疑似杨某冒用他人身份在广东出现。”

18年来,这个名字首次出现。民警迅速围绕信息展开调查,在深圳福田区发现一男子雷某,与杨某的相貌、年龄、身高高度相似。

5月11日,监利公安成立5人追逃专班远赴深圳,在一天时间内锁定雷某的行动轨迹,在5月13日将雷某找到。然而,经询问和反复核查,雷某并非逃犯杨某。

从开始的欣喜若狂,到现在的颓然若失,虽然民警们的情绪低落到了谷底,但都是身经百战的“猎手”,他们立即调整思路,从杨某冒用的身份入手。

经调查,从2015年至2017年,杨某冒用他人身份在深圳一物业公司当过保安,民警赶到该公司调取人事档案,虽然所有的身份信息都不同,但通过照片比对,民警断定“就是他了,这次错不了。”

民警研判分析,杨某极有可能藏匿在广西钦州,随即火速赶往,在当地警方的支持下,终于锁定杨某的行踪。民警蹲守一整夜,于5月15日上午7时许,将正准备上班的杨某当场抓获。

亡命生涯:18年逃亡路越走越窄 

“这个名字,十几年没人喊过了,我自己都觉得陌生。”杨某说,这么多年不敢在一个地方呆久,每到一个地方就换一个名字,自己都记不清楚到底换了多少名字,甚至几乎忘记了“杨某”这个身份,分不清自己到底是谁。

经审讯,杨某对“6.26”抢劫杀人案的犯罪事实供认不讳,还供述出1998年湖南平江杀人劫车案和2002年广东东莞抢劫杀人案,2起案件各有1人被害。

背负着3条人命,杨某这18年来到底经历了什么?

逃亡异乡的生涯中,杨某每天充满恐惧和焦虑,导致性格孤僻,平常少与人言语,更不敢跟别人深交,害怕别人了解自己。他靠四处打小工维持最低生活,回收废品、保安保洁等脏活累活抢着干,脚步几乎走遍了广东和广西,也常常遭遇找不到活干、无饭吃无处去的窘迫。逃亡路上饱受欺凌,因身份敏感,遇事不敢声张,一忍再忍成了无奈的选择。

“我已经受够了这种似人非人的生活!”杨某说,再继续走下去,不知哪一天,他就会结束自己的生命。“年轻还好,年龄大了怎么办?被累死、饿死都有可能。”

目前,此案仍在进一步办理当中。


记者对话命案逃犯:

曾想过自首或者自杀

记者:此刻的心情如何?

杨某:一切都解脱了,这18年来,从来都没有现在这么放松过。

记者:逃亡生涯把一个青年逃成了中年男子,你是怎么过来的?

杨某:在外面真的过得很累很苦,用言语没得办法表达,不想这么飘着,非常想回来。

记者:回来?自首吗?

杨某:嗯!特别是前两年,很想回来自首。我当时想了的,摆在面前的就两条路,一条自首,一条自杀。但我不想死在外面,要死也要回监利。

记者:那为什么没有选择自首?

杨某:还是没有勇气。

记者:你后悔吗?18年过去了,想对受害人家属说些什么?

杨某:我非常后悔,但现在后悔也没有什么用了。对不起!